你在做的,是赚钱的事还是值钱的事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朋友圈素材

赚钱的事,会有短期收益,难在收手;值钱的事,看重长期红利,难在预判。

你在做的,是赚钱的事还是值钱的事?

赚钱的事与值钱的事,往往是两件事。创业的痛苦很大在于此。
《穷爸爸富爸爸》里,有个故事。

一个村庄没有水,村长就委托两个年轻人,給这个村庄供水,村民向他们支付费用。

第一个年轻人艾德,马上买了两只大桶,每日奔波于10里以外的湖泊和村庄之间。艾德立即就赚到了钱。

另一个人叫比尔,自从签订合同后,他就消失了。

半年后,比尔带着一个施工队和一笔投资回到了村庄。过去的半年时间里,他做了商业计划,找到了投资,注册了公司,并雇用了项目施工管理的专业人员。之后,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比尔修建了一套从湖泊通往村庄的供水管道系统。

清水从水龙头中涌出的那个瞬间,艾德的生意被摧毁了。他赚了一年半的钱。

这个故事还是挺形象地说了,赚钱的事与值钱的事的不同。

赚钱的事的核心,是当下的利差。现金现货,将本求利。

但是,你赚钱的时候,别人在设计一个更大的结构覆盖你,当比尔的水管接通,艾德愤怒妒恨哭天抢地找村长都是没用的。一个时代结束了,就是结束了。

所谓互联网+ 对传统企业的进攻,大致如此。

而值钱的事的核心,是结构性价值,它的兑现时间在某个未来。如同,比尔的供水系统,在拧开水龙头,清水流出之前,他所面对的,是日复一日的现金消耗,以及所有人对他的无尽质疑——我们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件事,接通水,赚到钱?

从投资人角度看比尔的水管,要基于对市场需求与供給能力、成本结构、市场变化概率的评估后,进行估值、投资,然后建设、收益分成。

比如市场需求有多大。没有水管之前,艾德每天从湖中打水运到村里,村里的人不一直是这样过的吗?

但是,有了水管,不但可以规避因为艾德某天身体不好,某天家里有事导致的供应能力不稳定外,人们可以7*24小时用水,还可以洗澡、清洗房屋,用水的需求大大扩大了。人们有各种使用水的想像力,只是之前,供应能力被限制而已。站在变化看市场需求,及投入的成本是否值得。

接着,村中,是否有未发现的水源,可以打出井水。然后建同样的管道和比尔竞争?

那么,策略应该是在地下水没被发现之前,先击垮竞争对手艾德。接着,如果有人发现地下水,就应该果断兼并。垄断供应能力。

所以,前段创业歌谣“C轮死、D轮合 ”描述的美团点评、滴滴快滴的故事,其实都是湖水兼并井水的供应能力的整合。以免由于市场容量大致确定,同质化竞争而降低利润。

还有什么风险呢?地下水脉突然动了,湖干了井枯了,这属于天灾,算倒霉。

但,如果,水管开通之日,突然收到通知,说这个村庄的位置,属于三峡淹没区。一年后,整个村庄将被淹没进入水库之底。所有村民都要在一年内搬迁走。

这就是,比尔设计的结构,败給了一个更大的结构。

那就,所有人都白干了。

如同O2O大战中,那些做了个APP,然后围着某个楼盘小区殷勤服务了一年之后灰飞烟灭的小O2O商家。未来,在这个领域,我们将看到无数结构的挤压和整合,直到成为一个坚固有效率的大结构。如同美团之于千团大战。

这也大致解释了,为什么京东不赚钱,但是它值钱。

京东在这个过程中,建设了一个巨大的结构——以京东物流能力为代表的整个京东的运营系统。京东值钱的,是这个结构。如同比尔,拥有的是那个沟通湖泊与村庄的供水系统:湖泊并不是比尔的。

京东一直亏钱,但是,它的结构一直在扩张,不断覆盖更大的空间,并且它的系统效率未被其他电商超越。这就是一个不赚钱的公司的值钱所在。

能够看清一个更大的时空里,产业结构模式,乃至社会结构模式的变化,就是战略能力。

所以,2003年,30出头的丁磊成为中国首富。为什么?因为,中国有14亿人口,10年之内,一定会产生5亿以上网民。这样一个即将爆发的巨量市场,2003年的中国,还没什么像样的互联网公司,那时的丁磊,如同十六世纪登录南美洲的西班牙人,那群人,在西班牙,也许不算太厉害,但是在广袤的南美,他们就是没有对手。

再讲一个关于赚钱和值钱的真实故事。好久以前的UC浏览器的故事。

2004年几个搞技术的兄弟,在功能机时代开发出UC浏览器,可以手机浏览网页。他们几个通过給移动公司,开发定制版本,也赚了一些钱。

当时还在联想投资的俞永福发现了这个项目,他告诉几个兄弟,这个项目有价值,但是你们的做法不对。俞永福在和雷军沟通这个项目的时候,雷军的建议是,既然你对这件事的战略想的这么清楚,你就应该加入,亲自把这个战略实现。和兄弟几个谈,你加入,你当CEO,他们几个管技术产品,你负责战略、融资、市场和BD。

2006年12月,俞永福和雷军的投资一起进入了UC浏览器。现在看,那是多么凶险的时刻。就在1个月后的2007年1月10日,乔布斯发布了IPHONE,宣告了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。功能机及基于功能机的软件,那一刻集体被判了死刑。灭顶的洪水已经启动,正在流向比尔的村庄。

但是俞永福利用他熟悉资本和宏观战略格局的优势,快速融资,搭建精英BD团队,与手机厂商合作与移动公司合作,在智能机还没有普及的最后3年窗口期,把UC浏览器的装机量扩大了100倍。把UC浏览器从一套套订制赚钱的软件系统,变成了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平台。功能机灭顶前,UC,上了方舟。

说到雷军,我最感激他的,还真不是2008年他投资我,当时年轻不懂事,拿人家钱拿得理直气壮。

投资我一年之后,雷军问:公司还有钱吗?

我说了个数字。他很吃惊,问,为什么还剩这么多钱?

我说,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创业,不是很有信心,怕还没来得及把产品做好,钱就花光了。所以,以战养战。一边做旅游网站,一边还作点广告公司的生意,帮旅游城市、旅游景区做宣传策划赚点小钱。

我看雷军眉头紧锁,于是像报告成绩似的说,现在有多少个景区和城市的广告语都是我写的BALBALA。

雷军说:

“梁宁,以你的才华,如果你想做广告,你大可以加入任何一个大广告公司,去做一个最优秀的广告人。但是,你现在创业,要做的一个互联网产品。作为创业企业,最核心的资源,就是CEO的精力。你就应该全力以赴,把100%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上去,把这个互联网产品做好。

我建议你不要再分精力去赚这些小钱。剩下多少钱,花完为止,看你能不能把你构想的做出来。作为投资人,我愿意承担资金的损失,也不想看到你抱着一个小广告公司,耽误时间。”

这是我受益最大的一次谈话。极其感谢雷军。非常感谢。

做赚钱的事,还是做值钱的事,都有窗口期,时代总是在变。

赚钱的事,难在收手。好似股票要抛出,才能论输赢。

而做值钱的事,难在,看清存在于未来时空运作的新产业结构,然后全力以赴,以最快的速度把它搭建出来。定战略、配资源,说服、说服、坚持、坚持、整合、整合,死扛到结构开始运作并全量覆盖的那一天。所以,做值钱的事,更难。

创业者最难的,是苦苦坚持时的心理负担:放弃赚钱的机会,初衷不改,想搭个大系统成为大企业家,结果中途败了,成了骗子。

唉,创业维艰。

PS:

上周和千里猫霞姐 (微信号:588693、子牛、青海的孔司长涮羊肉。说到了赚钱的事,和值钱的事的区别。写篇小文总结一下。

《小门神》电影没赚钱,一时间互联网江湖,对追光与王微嘘声四起。这个时代当然是个认钱的时代,没赚到钱的人,就要遭此白眼。

但是,王微和他的追光,这几年,做了个什么样的系统,大家并不深知。这个系统本身的积淀,依然值钱。就好像比尔的管子,第一次放出的水也许不能饮用,但比尔的管子自身的价值,依然存在。

还在奔跑的人,请加油!

延伸阅读
  入妄破妄——创业的修行

读徐公子胜治的《神游》。读到“入妄”“破妄”一卷,心有所感。

创业如修行。我曾经创业,自然曾经入妄。

说来有点惨,入妄的那一瞬间,就是我决定创业做公司的时刻。

入妄是什么?简单点说,就是失了平常心。

最有名的“入妄者”是唐吉柯德。

任何一个拥有平常心的普通人,都不会做他做的事。

在一个骑士的窗口期已经关闭的时代,他执拗地想当个骑士。

他想成为自己最羡慕的那群人中的一个,拥有他们的故事。完全不在意,或者说内心不愿意真实面对,时机问题,个人特性问题,配置问题。甚至,锁定的目标到底是真实的存在,还是永远不会来临的2月30日。

唐吉柯德上路了。

他的配置:一匹瘦弱的老马、一柄生了锈的长矛、破了洞的头盔,及一个根本没有骑士追求的同伴。

他要以此追求光荣与不朽。

你无法喊醒一个在“妄境”里的人。

想自讨没趣,就去对热恋中的简奥斯丁说,那个男人是骗子。或者对《立春》里的王彩玲说,你永远成不了明星。或者对刚开始创业的我说,你这样干没戏。

妄境里的人都格外亢奋而敏感。

09年,我请蔡文胜到我的小公司,为我的团队做个培训交流。之后,蔡给我写了封邮件,说:“梁宁,咱们是朋友,所以我忍了两天,还是得对你说,就你想做得事,你的团队不行。”我回信:“宁可和你绝交,也不想你说我团队不好。”我可以加班熬夜,不被理解,失去朋友。但是,不想任何人说,你干不成。

我揣摩过雷军这样神勇的人,为何17年苦守金山:对手过强(微软),自己配置过低,仗打的辛苦,队伍带的不易。偏有英雄气,不愿言退,全力苦战,心无旁骛。其实也是妄境。

所以,当雷军破妄而出,就再也不推崇逞英雄。

之前的金山产品,都以某某霸命名。词霸、影霸、毒霸……他再出发,公司叫:小米。

这段时间,看了几十家初创公司。90%的小团队在妄境里。

最高峰一天收到12个BP。8个做可穿戴装备,3个做**手环。雷同的定位,同质化的产品,类似的技术,彻底的消耗战。

我还记得自己在妄境之中的日子,如何拿着那些虚妄的幻想和微不足道的进展一次次激励自己。以亢奋的状态,希望说服别人相信自己。

今日面对昨日之自己,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:“大哥,您此刻在妄境里。”

入妄,心入了妄境。可肉身还在物理世界中,企业还在市场规律里。

所以,在妄境里的人,会承受数倍甚至百倍的苦楚煎熬。一次一次全力以赴,换来的是各种不顺利,各种未达到预期……各种怀疑。

《老男孩》那首歌:“梦想总是遥不可及,是否该放弃?”曾让我瞬间泪落。

但如果不曾入妄,以平常心,做平常事。就只能得一个平常的你。

夹在妄境与现实中,愿望落差的压力,恐惧与兴奋,持续几年把自己压在一天14小时的工作量里;深刻自我怀疑,一步步走今天,哪些是被某人的期待与情感绑架,哪些是盲目崇拜抄袭,哪些属于真正的自己……

所以,入妄不是错。它是修行一环,无可避免。被困在妄境的长短因人而已,但破妄而出,都功力大增。

不过在妄境中被困很多年,就太影响人生质量了。

如何破妄而出?说来也简单。找到自我。找回平常心。

《神游》中的石野对他的老师风君子讲述自己是怎么破妄而出的。他说:“很简单,真心不随妄境而走,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。是什么人,就做什么人。”

我的破妄时刻略特别。因为我会算八字。但有趣的是,从来没有没有给自己算过,因为从来没觉得需要过。越是富于勇气的人,越容易被困在妄境里,这话适用于我自己。

2010年的某个深夜,我呆在办公室。打开自己的八字。多希望找到一点希望,我是某件事的天命之人,我的转机将在**时刻出现,我会拥有……

我冷冷淡淡地看着自己的八字。心中说,这些事,我原本都知道。一瞬间,我接受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。然后听到了碎裂的声音。

从那以后,对妄境的特征非常敏感。比如,2011年凡客年会,邀请一群CEO排队拥抱苍井空。读到这条新闻,我对旁边的朋友说,凡客要过“妄心天劫”了。只有在妄境里的人,才会做这样的事。创业如修行,该过的劫一个都躲不掉。

唐吉柯德死前,要求把他的武侠小说都烧了。他告别了自己的妄境。所有正常人的故事都湮灭无迹,人们用复杂的情感嘲笑唐吉柯德,使他不朽。

所以,今天的我会耐心地守候这群被困在自己妄境中的兄弟,等着他们找到自我,以平常心重新评估手中之业,破妄而出。那会是他们功力大涨的时刻,我会鼓励他们用升级后的自己,寻找风口。受过妄境之苦的人,能真正理解什么叫顺势。

古龙说:人生贵痴。痴于剑的人能炼成名剑,痴于情的人会得到真情。

也许,大家都曾入妄。

作者:梁宁
来源:梁宁-闲花照水录

weinxin
霞姐(微信号 588693)
我是霞姐,蜜都联合创始人之一,蜜都微商五年实战经验,万人团队长,带领的大神团队目前每月的业绩突破4万箱+(每箱30盒,每月超过百万盒)
avatar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